临川二中

才乡文学

临川遗梦

临川二中 2016-04-06 点击次数: 2824

      没有风的季节里,走在临川的某一个角落,抬起头望着深巷、胡同,依稀岁月的雕刻并不如同古巷尽头里的“青色石板,白色飞鸟”。远处渐渐喧嚣起城市的音乐,在闪闪烁烁的霓虹灯光下,迷离着一层看不见的深海--海浪沾湿了飘逸的衣襟,飞扬起缀梦之珠!
     世间在千秋万年的刻化下,总会留下梦中的启明星,轮到王安石,汤显祖一代,历史性文化沉淀酿在临川城,就这样,这与生备受上天恩赐的小城延续至今。“才子梦”定局在漂泊、摇曳的土地上。初来临川,满怀希望地想看一下传说中古朴质雅的方土,然而我只茫然地看见林立的普通街道……很委屈地遗憾,这种相貌的朦胧在虚与实交集中怎能往事越千年般地遗留?神话似的秀丽、孤清就像不符的标签,慵散、残缺地插在荒凉脊土!
      我徘徊于此,淡然地失望。无力望着这来回的车辆,它们在泥与水的挣扎中疾驶,面目全非。但那灵动、活跃的生命却踏在坍墟之上,像一道弧线圈般盎然。匆匆经过汤显祖大剧院,天意望上一眼,顿时心灵景仰,震撼交汇。视线中历史文人如飞扬的雪花静静地融化在一生的宣纸上,就这样造就了一种抽象、怪异的灵魂画卷。无法用语言诠释古风遗梦的精华。临川不是美丽的繁华小城,甚至可以说她是一块粗糙的天然玉石。但她的气息、她的风雅、她的绝世永不亚于碧玉!她可以在温柔的烛光中委婉地衰老,丑陋,但那灵魂深处的底蕴经过万载春秋的历史遗梦熏陶显得愈加风华正茂。
      数千万学子跳过这方红土,尽头留在未名湖。一群群坐在平原眺望远方,耳边响起《诗经》《国风》的韵律,暗藏在我背后的美丽慢慢展现,但永远不会消逝。
      风儿轻轻吹过,江南的雨总是柔柔地下着,烟雨中藏着梦一般的亭榭,如风中摇曳的响铃。看不清绝伦的年代,莘莘学子坐湖畔,琅琅着临川遗梦的诗篇。尽头里,烟雨中的牡丹依稀着笔描出才子佳人的情意,远古的衣袖挥下后世绽放的梦——遗落在历史尘埃中,沉默注视着寻梦学子。山川水秀,临川灿烂而自然地傲放!
      心情如潮汐般落笔,我像一羽绒毛飞落在临川二中,看日出赏朝霞。灯火辉煌的学校在临川的夜下,那么璀璨夺目,我悠然地坐在操场望着想着这凤凰展翅的星空……前方的路已撒下这片净土的光芒,我无需等待。站在临川之巅,拾起先人遗下的画笔,创造新的纪元!那里有更新的黎明,更艳的日出……
      辽阔的蓝天下,有着因天空而蓝的海;
      天边的草原上,有着因青草而静的天;
      寂静的临川内,有着因古城而美的话……
      梦滑落在她肩头,甜甜酣香在那最长久的镜花水月里。因为看不清的梦在心头……

返回